穿过眼前的隧道,前方是南方春天的光亮

2020-03-04
今天想跟大家聊点不一样的。
2020年,注定被历史铭记的一年。从19年的年末到20年的伊始,新冠肺炎的肆虐,让这个冬天显得格外漫长,好在,春天来了。
以下是我们卖家精灵的一位湖北荆州籍小伙伴的亲述,封城的第四十天,她想和大家聊一聊。

今天是3月4日,武汉封城第四十二天,荆州封城第四十天。
也是我在家的第47天,被迫在家的第33天,预计还将在家不知道多少天。

距离12月8日新冠肺炎已知的首例患者发病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了,我已经记不清当时关于这条新闻的信息了,也不记得当新冠肺炎还是不明肺炎在武汉出现时这条新闻有没有上微博热搜。不过我更倾向于是上了热搜我也点进去看了但却没有留下丝毫印象。03年非典的时候我9岁,小学四年级,疫情爆发的重灾区广东省和北京市感觉离我有十万八千里,所以我对非典唯一的记忆就是教室里有老师用酒精炉熏白醋,家里堆了不少板蓝根而已。而彼时的“不明肺炎”也只不过是每天新闻瀑布流中的一滴水,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也激不起任何浪花。

1月17日,领了老板发的压岁钱,和公司的小伙伴吃过团年饭就迫不及待地回去收拾行李了,因为第二天一早我就要坐上回湖北老家的动车开开心心回家过大年了。而我不知道的是,1月17日,湖北武汉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已达62例,死亡2例。
18日一早,我就坐车到了成都东站,火车站跟往常的春运一样人头攒动。动车上也早已人满为患,我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行李坐下来想补个觉,然而满车厢都充斥着大声交谈和吃东西的声音,想想还要坐6个多小时才到荆州我就有点头痛,而我们这趟车的终点,是汉口站。
此后的两天,新冠肺炎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持续发酵,但大部分人包括武汉人都还是不以为然,甚至转发起“世界人民觉得中国是疫区,中国人民觉得武汉是疫区,武汉人民觉得汉口是疫区,汉口人民在开心地办年货赶吃年饭聚会不想搭理你们”的段子进行调侃。我们家也一如往年的春节一样忙着置办年货。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现象,并给出了武汉封城的建议,网上的各种小道消息也扑面而来。1月23日,腊月二十九,武汉正式封城,各电视新闻台都纷纷开始报道新冠肺炎,荆州也有了确诊病例,家里长辈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出门戴上了口罩,回家接受喷洒酒精消毒。而我们家原本计划的27口人的团年饭,在我的“搅合”下变成了15口,再然后随着封镇封路封小区变成了我和爸妈三口人。

铺天盖地的新闻,接连不断的政策,不安与怀疑随着春运输送到全国各地,恐慌与病毒一样迅速蔓延。我也陷入了过度恐慌,担心自己过年前几天去医院治疗过敏时会不会接触到了肺炎患者、带我小侄女去人山人海的超市置办年货时会不会带了病毒回来、家人之前不配合不戴口罩就出门会不会在外面被传染、全家人还和1月21日从武汉返荆的堂哥一起吃了好几天饭,种种担忧开始让我时刻关注新冠肺炎的发展,每天一睁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微博看新闻。
然而病毒传播速度开始指数式增长、每天不断攀升的确诊数字、医疗物资匮乏、各种谣言也满天飞。看多了这些新闻让我开始一刷手机就心悸流泪、晚上入睡困难,但就是停不下来。后来在朋友的相互提醒下才知道,我们这是典型的过渡应激状态的表现,每天大剂量地暴露在过于残酷的信息流之下,就会不自觉卷入,被替代性创伤。
于是我们约定,不再关注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只关注人民日报等官媒,多做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

而与此同时,随着世界各地救援物资和全国各方医护支援的涌入,这场战“疫”的态势逐渐明朗化。
1月23日开建的火神山医院于2月2日正式交付,十天建成一座医院的中国速度震惊了世界也带给了我们希望。
面对湖北和武汉前期防控工作存在的严重问题,党中央及时提出整改要求、对湖北省委和武汉市委领导班子作出的调整充实也让我们看到了国家对打赢这场战“疫”的决心。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的防控措施也越来越严,湖北所有的小区和社区都采取封闭式管理,没有通行证不能出门,购买生活物资只能上报到社区群里统一采购配送,我的父亲作为一名党员也下沉到社区每天值守。
而我原计划1月31日返蓉的动车票被退,紧跟着买的2月2日的机票被退、2月16日、3月1日的机票也陆续被退,道路封锁,返蓉的日子一时遥遥无期,只好在家电脑办公。

“我们被困在家里已经很幸运了,有的人永远被困在了2020这一年。”
是的,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响应号召在自家进行隔离,然而一个又一个的14天过去了我们仍被困在湖北迟迟不能复工,还有不少人恐面临着失业的可能。我们还要忍受歧视,我的朋友远嫁浙江绍兴一年未回湖北却因开湖北牌照的车出门买菜被举报,在外的湖北人一度变成了过街老鼠。
但我们又是幸运的,比起奋战在一线与病毒抗争的工作人员,我们只需宅在家就能远离病毒;
比起滞留武汉不能回家与父母团圆、物资只能保障基本生活需求的朋友,我们一家人团圆并且物资充足(年前按照27口人一起团年的标准备好了年货);
比起疫情“吹哨人”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导演一家4口12天内相继去世,我们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光明正大在家“啃老”的第47天,从我记事起就从来没有和爸妈24小时朝夕相处这么长的时间,以前读书的时候我放假了爸妈也要继续上班。这段时间在家大概是把以前没撒过的娇都撒完了,以后也大概率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当然,如果是以这样惨痛的代价换来的与家人共处的时光,我也不想再重来一次。
不想再因为密切接触了从武汉回来的堂哥而担惊受怕14天;
不想再为家里长辈由于消息滞后防疫意识不足拒绝戴口罩配合消毒而发生争吵;
也不想身为社区工作人员的姐姐因为忙碌的防疫工作每天回到家衣服都没脱完就睡着了。

03年SARS非典、12年汶川大地震以及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每一次的伤亡数字都让我们触目惊心,每一次的记忆都让我们刻骨铭心。这次的困难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艰巨很多,但这个不平静的春天,有了国家政府的强力支撑和一线各行人员的守护,变得温暖起来,他们用勇敢坚韧筑起的战疫防线,守护着我们每一个人,也让我们逐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湖北省外的多地开始陆续复工,交通运输逐渐恢复,虽然短时间内还无法恢复到往日的喧闹拥挤,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春天,已经来了。
等到所有城市恢复正常运转,大家都摘下口罩走出家门自由地呼吸时,这场战“疫”也只能说是结束,而永远都谈不上胜利。

网友评论

Avatar
  • 添加图片
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 / 我的评论
最新 / 最热

主人,内容加载中,请耐心等待~